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三十
章三十


初冬的細雨就像冰晶,一粒粒,每一粒都是一面鏡子,當它們掉落時,在它們未消逝前,總是更容易照應出擦肩而過之人的本質。

除了雨滴滴落的聲響,餘下便是雨刷器不斷揮舞的聲音。




閻魔旱魃專心開車,副駕座上的談無欲則偏頭望向窗外。
儘管因為哈氣玻璃上始終有層淡淡白霧,他也不甚在意。

兩人今天穿的非常正式,閻魔旱魃是黑色西裝,談無欲穿了黑色旗袍裝的禮服。

車停下,閻魔旱魃先出去,打好傘,再接出談無欲,儘量不讓對方沾上一滴冬雨。

雨水帶來的寒氣蔓延升騰,閻魔旱魃撐傘,談無欲與他並肩而立。他們轉身望去時,皆無法看清遠方被水霧霧化許多的身影。

“走吧。”談無欲說道。

於是他們前行。

站定在兩塊墓碑前,談無欲取出一枝白菊,放在刻有談笑眉三字的碑台上。
在談無欲放完後,閻魔旱魃也將手中花枝放了上去。

然後談無欲拿出另一枝白菊,放在刻有素柔雲三字的碑台上,閻魔旱魃隨即同樣。

兩墓都已先有人整理,並放上了花束。
談無欲看向素柔雲墓前怔怔佇立之人,想起每年此時,總是那人先行到來,整理墓台,並放上鮮花。
有時他會站立墓前,自說自話;有時他會匆匆來去;有時他會觸摸堅硬的墓碑,閉目沉默。

“好久不見,素還真。你來很久了?”

看到談無欲,素還真是一種神色,自看到談無欲身邊的男人,素還真便維持另一種神色。

“談無欲。”名字被念出,很低很沉。“這位是……”

“閻魔旱魃,現在正在交往的戀人。”談無欲很有禮貌的抬手介紹道。

眼神有一瞬間的轉變,但隨即恢復平常。素還真開始他似乎與生具來的笑容。

“異度財團第一總裁,興會興會。”說著,手伸出。

“清香白蓮,果真聞名不如見面。”手同樣伸出,雖霸氣非常,亦不失禮貌。

手握住有稍時,直到談無欲將目光轉向同樣不大自然的手腕,兩人才分開。

“那麼,談無欲你是……加入異度了?”說此話時,素還真的目光自高他許多的強壯男人轉向一旁瘦小卻從未弱勢之人的明眸。有試探,鄙夷,亦有警告。

“不。”談無欲重重一頓,閻魔旱魃立即接上,“無欲與我有非常穩固的默契,我一向信任他的能力,就算是派殺手他也能毫不費力的應付,對此我從不擔心。”

談無欲點了點頭,“確實,這是我們之間的默契。就像紫宮太一回答你的,大部分事情他會出面,但遇到棘手他不能確定或必須由我處理的事情時,他會移交給我。他沒有告訴過你,但事實上之前柳氏藥業,西區公路投標,以及在你轄區內的幾件積案也是我動用線人搞定。所以唯一的區別,只是我身在你不能掌握的地點而已。”

略微沉默後,素還真開口。

“談無欲,我能問你些事情嗎?”

讀出對方眼中意思,談無欲看向身旁,示意閻魔旱魃先回車裏。

談無欲站入素還真傘下後,閻魔旱魃便回到了車裏。
然閻魔旱魃剛轉身離開,談無欲便走出雨傘覆蓋的範圍。相隔數步,他看向霧氣繚繞的城市遠景,雨水漸漸打濕雪白長髮,使墨黑長服更加重了顏色。

然後他等待,等待素還真的聲音。

閻魔旱魃回到車裏,自窗看去,正是朦朧中相對的兩人。
之後他再不關注,轉而打電話,定下一家高檔餐廳的靠窗位置。

“為何離開號家,荒廢無欲天?”

即便想問許久,句子說出卻無多餘起伏。

談無欲眨眼,望著那張堅固存在於記憶深處的面龐,眼中是嚴肅坦誠。

“因為我找不到不離開的理由。”

素還真怎樣也料不到是這般答案。

想提問,想反駁,無從出口。

只是想說出話語,也哽在喉中。

於是他又回復了沉默。

談無欲抬手看看天,“欸?看來這雨沒有停的跡象。”
手放下,沾滿雨水的臉龐綻開清爽笑容。

“那麼我就回去了,你也快回去吧,別感冒了。需要聯繫時太一會給你我現在的聯繫方式。各自加油!談無欲期待日月長明的那一天。”

“你也小心。”素還真本能回應。

“嗯,是啦~再見~~~”

“再見。”

談無欲於是走了。

素還真依然撐著傘,佇立墓前。
他看著談無欲的背影,一開始他以為這背影一如往昔。
後來,他發現這背影自信,輕快,溫和了許多。
也清晰許多。

卻離他遙遠許多。

這是他第三次真正看著談無欲的背影。

第一次是流星雨下,半月後談無欲開始了如惡夢一般的秘密任務。
第二次是電梯前,因自己長久積壓的憤怒與那一瞬的放棄,他墜入被設計的深淵。
第三次是現在,他有著歡快笑容,有舒展開的眉角,有令他幸福之人。

於是又再過了很久很久,在他們都不再年少,在他們都肩負沉重責任之後,素還真想,談無欲對他而言,到底是什麼呢?

他失去談無欲了嗎?
但他可曾擁有過?

不曾擁有,又談何失去?

那,現在的感覺又是什麼?
孤憶夜店 | 07:19:31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