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三十二
章三十二


談無欲與殷末簫回到506時,慕少艾和無名已經等在門口。

門剛被關上,殷末簫就走到慕少艾面前。

“老闆去了老地方,他說這件事不予討論。”慕少艾抬起手,早殷末簫一步說出。




“討論?討論!?我說過要討論了嗎?我要命令他!劫機?嗯?他以為他是搞恐怖主義的?慕少艾你知道我對他已經一再容忍,我反復提醒,不要做違法的事,不要做違法的事,現在呢?不予討論?!他是想把他那條命也丟了是不是!?”

殷末簫已經很多年沒有這樣憤怒過。

“老闆做的基本上都是黑吃黑,就算被抓,連證據都沒有,無法治罪。”木已成舟,也知道殷末簫是生氣加擔心,談無欲拍肩安慰,示意其恢復冷靜。“先不管老闆怎樣,為什麼萬聖巌會突然倒了?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萬聖巌歷史悠久,組織與宗教混合,有諸多敏感問題,在他們的地方根本不可撼動。”

三人移動至房間中央,無名插不上話,便走到一邊的沙發乖乖坐花癡狀仰望殷末簫。

“我知道的不多……聽說過詭齡麽?”慕少艾儘可能解釋。

“亞洲最大的人體器官倒賣組織,之前不是在泰國有風聲?”談無欲疑惑道,“為什麼突然提起它?”

“根據老闆潛伏在萬聖巌的人提供的消息是,詭齡在義大利惹了事,幾個頭頭級別的全死了,明白麽?詭齡已經是歷史。”

殷末簫思索道:“很好,需要擔心的又少一個。但是,詭齡的範圍是亞洲,為什麼會突然去義大利?又怎麼會在那被滅?”

“我唯一能確定的是,之前詭齡進了一個新的類似合夥人的人物,不管他有多厲害,總之是個新人。那個新人勸說其他人開發歐洲市場,也許他有非常誘人的說辭,也許他擦了阿拉丁的神燈,總之那些人聽從他的建議,然後剛剛伸出觸角,就被玄宗一刀砍死。”

“等等等,你在說玄宗?”談無欲是一邊搖頭一邊問的。
他的心如突墜巨石,猛然一沉。

“我現在懷疑那個新人根本就是去消滅詭齡的,玄宗的人?但是玄宗幹嗎要做那無聊事?”慕少艾同樣不解。

“我的天……”談無欲理了理頭髮,舒展身體,他的雙肩酸的厲害。“好吧,我不得不承認這實在……神奇!詭齡莫名其妙的相信一個新人,然後去義大利發展,然後被義大利的老大玄宗幹掉……喂喂這合理麽?”眼神轉向殷末簫。

“先不管相信的原因為何,貪婪之人永遠不知滿足。義大利是玄宗當家,就算為維護利益,那把他們趕回亞洲不就好了?”

“哦不不自詭齡出現在義大利玄宗就追著打一直追到亞洲,直到連緬甸越南那種地方也一點人沒剩。”慕少艾搖搖手指。

“正是我的意思。”殷末簫擺手向調皮笑的慕少艾點頭,繼續道,“那麼究竟是為什麼,玄宗會冒著地域差異,冒著被引蛇出洞的危險追到整個亞洲直至詭齡被徹底消滅?”

一陣沉默。

“我想這恐怕只有玄宗老大和那個新人知道了。”慕少艾聳肩。

“OKOK返回到萬聖巌,詭齡被玄宗滅和萬聖巌倒有什麼關係?”談無欲拍拍手掌,話題回歸。

“嗯,是這樣。其實很多年前萬聖巌就和詭齡有合作關係。你們想想看,詭齡擅長器官,人體,萬聖巌擅長神經和大腦,不管是什麼契機,誰先找上誰,反正他們的合作效果明顯。聖魔是最好的例子。萬聖巌是僧人集團,活佛是精神領導,雖然活佛根本不知道萬聖巌都在幹什麼,用他的名義賺了多少錢,但他實實在在的保護了萬聖巌,政府根本無法插手,太敏感。但是這次詭齡樹倒猢猻散,政府順藤摸瓜一下就摸到萬聖巌,加上之前萬聖巌做了非常,非常,不明智的決定,支持暴力的結果只能是被暴力反噬,尤其在現今一切用經濟說話的時代。萬聖巌由兩部分組成,一部分是純粹的僧人,一部分是我們所謂的小秘密~政府用詭齡查出萬聖巌,抓走他們的技術人員,藥品,配方,所有的資料,儀器設備,只留下那些會念經的老頭。並且,還不報出,讓表面上不承認秘密存在的萬聖巌牙掉往肚子裏咽。呼呼,真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呀。”

慕少艾說完,拿起煙管吸上一大口,再仰頭緩緩吐出。

“哼哼,所以我討厭政府,比黑道還會玩陰的。”

談無欲剛說完,自旁邊突來一道似閃電般的目光,月才子趕緊摟上殷末簫的腰,甜笑說道:“哎呀別凶別凶,你知道我有多尊敬政府,你也知道我有多喜歡你~”

殷末簫一把推開作勢就要親上的臉。“你也給我小心!”

“嗯嗯嗯~嗯嗯嗯~放心,我長大這麼大唯一做過的壞事就是將整罐鹽倒進素還真的湯裏。”

“嗯?”兩人同時抬眼。

“嗯?”談無欲一愣,然後隨便說道,“那時候我還沒那個沙發高呢,下棋輸了不爽嘛~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結果你一直記到現在啊……”慕少艾意味深長的拉長尾音。

“怎麼?有意見?!”談版高音再出,無與爭峰。

“啊沒沒!當然沒!當然是沒~”慕少艾彈步退後,順便往殷末簫那邊挪了挪。

“難道……再沒有一點辦法……”殷末簫低吟道。

“教祖,雖然我不相信命運,但是……他們有屬於他們的結局。”

燈光下又添煙霧繚繞。

“教祖,很晚了,回去和無名收拾行李吧,你看大犬坐的多規矩,望眼欲穿呀。”談無欲示意殷末簫轉頭看看身後。

“無名……”一聲歎息後,溫暖笑容浮現,殷末簫用溫潤嗓音輕柔念出。“無名,抱歉讓你久等。”

聽到殷末簫喚自己,無名幾乎是從沙發上彈起來,幾個大踏步就站到了殷末簫面前。
他拼命搖頭,示意這是他該做的。

“月才子,早晚我會要無名打你。”

看殷末簫說的還挺嚴肅,談無欲不禁笑道,“嘖嘖,無名就聽你的話,他是捨得,但是你捨得麽,嗯?”

本想調侃幾句以緩解之前太過公事化的氣氛,然談無欲突然聽到腳步聲與隨之而來的開門音。
孤憶夜店 | 07:29:40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