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三十三
章三十三


談無欲打開門,正看到對面就要進入的吞佛童子與執門的劍雪無名。

“啊!劍雪,我正要去找你呢!”語調與面容皆是被誇張的生動。“呀好久不見,吞佛先生。”

“久見了。”吞佛依然掛著玩味笑容,點頭回應。

直接走到門口,談無欲搶占了本該吞佛之後站立的位置。




“緊急!幫幫忙!教祖和無名明早就要出發去香港了,但是他們沒準備喉糖,恰好店裏也沒有,其他人又走不開,雪寶你能不能去藥店買下?”

“為甚米要準備喉糖?”劍雪迷茫看。

“這……因為是蜜月遊。”

“為甚米蜜月遊需要喉糖?”純潔迷茫看。

“那個……因為會很用嗓子。”

“為甚米蜜月遊會很用嗓子?”正直純潔迷茫看。

“呃……總之就是需要喉糖!”知道再這樣反復下去能到天亮,談無欲直接交代,“就在離超市不遠的那條街上,24小時營業,你知道吧?”

劍雪“嗯”了一聲。
幾乎同時,吞佛開口。

“談先生,是不是需要我提醒你,我來了?”

談無欲尷尬禁聲,然後望著面前二人,有些不知所措。

劍雪盯著談無欲的雙眼,然後他轉身,用一種強勢卻又柔軟的令人不忍拒絕的感覺說道:“吞佛,願意與我出去走走嗎?”

吞佛很驚訝,這樣的劍雪無名他還是不能習慣。
他也無法拒絕。

“可以。”

“太好了!謝謝你吞佛先生。”談無欲趕緊道謝,“劍雪你身上有錢吧?”

“我看看。”劍雪拿出由淺綠布塊縫製的零錢袋翻看,吞佛看到那裏面只有面額很小的幾張紙幣與一些硬幣。“嗯,應該夠了。”

“嗯,錢無名之後給你。多穿點,今天很冷。”

“嗯。”


雖是深夜,然花街恰繁華在夜晚,兩人並肩行走,腳步緩慢,隱藏在川流人群中。

吞佛依然穿著白色風衣,劍雪穿著墨綠大衣,圍著厚厚圍巾,夜色,衣服與大號毛帽使綠色長髮被隱去幾分醒目。

“特意製造這樣的場景,我所表現出的形象是不願與你一談嗎?”

“也許是你懼怕與我交談。”

“懼怕?哈哈哈哈哈哈……”

同是深沉步伐,同是深沉嗓音。

“倔強的小朋友,我想,是你一直不屑與我交談呀。”

“你對我,只有一個問題,我不回答,一是我不能,一是你早已知道答案。”

“不存在的記憶如何讀取。”

“否認非是不存在,即便我不願,亦不得不承認一劍封禪存於你腦中。”

“要我說多少次你才清醒,一劍封禪徹底消失,你該死心。”

“鳩磐神子早已不存,你又寄望什麼?”

漸漸,他們走出人群。
悄然,冬天的第一場雪,柔軟而細小的純白,悠悠飄落。

“你可知戰神之稱的意義?”

“我只知,整整一年,你進出503,首要卻不在任務。”

他們同時伸出手,見證白雪落入掌心,化為一點水滴。

“我承認你很有骨氣,竟然忍下這一年的虐待,但我不會再給你機會。”

“你決心完成任務,而我的機會,也只有一次。”

他們前行,穿過依偎的情侶,胡言亂語的醉漢,搔首弄姿的娼妓。

“你苦苦堅持,就為保護這些人?你可曾想過這一切是否值得?一劍封禪想殺人,那便讓他殺,這樣你們都能解脫。異度得到襲滅天來又如何,與你並無利害關係。你憑什麼判定我與他的對錯,就算是殷末簫,因為他是法官,就能評判嗎?”

“龍宿曾說過,世上哪個聖潔,判其罪者有誰。”

“哈,連你的朋友都這樣說了。殺人人殺,弱肉強食,無論是幾百年前的江湖,還是披著文明外衣的現在,都是不變的鐵則。”

“我不是劍子先生,不是無欲,我心中沒有天下,沒有百姓,我能做到的,我的目標,只有一人。至於對錯,說這番話,因為你不瞭解他。”

“我不知一劍封禪,但我知吞佛童子,決不會把命運交由他人之手。”

“世上又有誰真正瞭解吞佛童子?吞佛童子,你瞭解嗎?”


0,寬闊平台,對坐的兩人靜默觀視彼此被兜帽遮掩大半的面容。

佛魔對視,如觀鏡中倒影。

“襲滅天來,就算吾殺生,你又得到什麼?”

“證明佛的虛偽,讓佛墮落,也許世上再多一名襲滅天來。”

“記得我們曾經辯過的一段話麽?你曾是我的過去,也將是我的未來,但現在,是你吾並存。”

“死,吾也是作為襲滅天來死去。”

“吾曾看過我們的很多結局,這一次,你與吾的願望都會實現。”


走出藥店,劍雪突然聞道一股香甜味道,循香而去,是賣烤番薯的小販。

天寒夜深,小販的生意倒是紅火。
劍雪看行人用熱乎乎的番薯暖手的樣子,不禁動心。

“想吃就買吧。”吞佛走上前。

“老闆,兩個。”劍雪掏出錢袋,馬上被白衣下的手臂攔住。

“讓你請,我的面子還擺哪去?”

劍雪說走路時吃東西對身體不好,於是他們來到一處很小的公園,坐在長椅上。

兩人手裏捧著烤番薯,熱氣結合香氣散開,配合昏黃燈光下的公園長椅,雪夜立刻變得溫柔起來。

“之前看你的錢包裏沒多少錢,我來這一年付的錢該有不少,你難道都沒拿到?”

“我並不需要錢,工資是直接存到工資卡裏,我幾乎不取出現金。直到認識無欲後有時會和他出去,才開始有錢袋。”劍雪掏出錢袋放到吞佛手上,“是我自己做的,無欲教我手工,如何,不差吧?”

“嗯……”在吞佛童子觀視那個極普通的小袋子時,劍雪舉起烤番薯,張開嘴咬下一口,瞬時拿開老遠,沖嘴使勁搖手。

“燙。”

視線自錢袋轉向一旁的清秀面容,吞佛沒有發現,他嘴角的弧度愈加擴大,像那烤番薯的味道一樣,熱,甜。

吹了吹,感覺不會太燙了,劍雪才又咬上一口。
這回是熱乎乎的甜,紅潤唇線與綠眉展開完美弧度。

劍雪笑了。

笑的那樣自然,笑的原因在吞佛眼中是近乎愚蠢的簡單。

吞佛不知他該作何感想,一年了,到了路的盡頭,他第一次看到劍雪的笑容,原因是一塊烤番薯。
心中有東西在膨脹,卻亦有虛無不斷擴大。

“喂,你嘴角這裏。”

“嗯?這?”劍雪抹了抹嘴角,但是抹錯邊。

“不對是另一邊。”

“嗯?這?” 劍雪又抹了抹嘴角,這回是抹錯方向。

“不對。”

“嗯?到底是哪?”

手指正要嘗試其它方位,下顎卻突然被挑起,劍雪只來得及看到笑容的一部分,然後他感到一股柔軟的東西舔過他的嘴角,隨之頂入口腔。

意識到自己在和吞佛接吻時,舌已漸漸退出,省下思考如何應對。

呼出熱氣,吞佛拉開距離,試圖透過飄飄下落的細雪看清。

“喂,我們曾接吻過麽?”

劍雪一愣,隨後坦然微笑,望向手中還剩下一半的番薯。

“你都SM我一年了。”

吞佛聽罷,自嘲一笑,轉目望向迷蒙天空。

“呵,也是。”

滿天風雪,漂白了黑夜,嚓嚓的腳步聲層層重疊。

“劍雪無名,你旁邊,是吞佛童子,還是,一劍封禪?”
孤憶夜店 | 07:45:01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