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孤憶夜店(副標:衝啊!霹靂倒貼團!)——章三十六
章三十六


天還未完全亮,談無欲便起來,等待自門外發出的聲音。

他沒想到,在不算晚的時間,熟悉的開門音響起,隨之便是更加熟悉的敲門聲。

“劍雪。”打開門,談無欲看著換回普通裝束的劍雪,心中百般滋味,一時語塞。

“走吧?”澄亮雙眼閃了閃,現出很漂亮的顏色,“這個時間小百應該已經在餐廳等了,我們下去吧。”




“嗯?”手很自然的指向房間,“等我去拿工資卡。”
待人出來,道:“你的傷?”

“已經沒事了。”

“嗯……”

“我無事。”

“我是想……”

“我無事。”

一雙腳步便再無拖遝。


“談仔~~~雪寶~~~這邊這邊~~~~”

與以往同樣,他們的目光被百朝臣充滿興奮感的叫喊拉向正確方位。

四人皆坐,百朝臣一邊說著最新八卦一邊大口吃早餐,尹秋君擠著眉毛喝粥,劍雪很認真的聽著,不時點頭回應,談無欲則是翻看報紙,偶爾搭上幾句。

“啊什麼呀談仔你為什麼不看好他們?超有萌點的好不好?”

“啊?什麼?我怎麼知道。”報紙沙沙響。

“為甚米?”

“百朝臣你給我退後!”

“嗯嗯……現在的報紙怎麼廣告那麼多,煩!”

“喂你說為什麼不看好他們嘛!”

“為甚米?”

“百朝臣你再不退後我動手了!”

“啊啊啊我的麵包!尹秋你欺負人!團副!”

“欸……物價繼續上漲……”報紙沙沙響。

“哼!”

“為甚米?”

時間在這樣無意義的吵鬧中總是過的很快,就在他們要將戰場轉移前,一聲被故意拖長的慵懶音調突兀飄入。

“大家都在呀。”突兀,卻無半分生硬。

百朝臣一下超興奮,“哇!是團長!好久不見呀!”

談無欲瞬間放下報紙詫異盯視,另兩人也轉目望去。

可不是那尾華麗紫龍,在眾店員的仰視之下優雅走來。
那身段,那臉蛋,那氣質,那扇子搖的,說是神仙都不為過。

在他人打過招呼,本人也就座之後,談無欲還不可置信的看著,“龍宿?你……”

“各位好久不見,近來可好?”

“好呀好呀~店裏又出不少八卦哦~哈哈哈哈哈哈~~~最近都不會無聊!”

“一樣。”尹秋君聳肩。

“比以前好。”劍雪答道。

眼光轉向談無欲時,人沒有出聲,而是回以同樣疑問的眼神。

“呵呵……”扇掩半邊,純笑自然。

龍宿就坐在談無欲旁,三版長服是特意先回607換的。

似乎是孤憶默認的規矩,從沒人提問龍宿不時消失去了哪,做了什麼。

“難得,不如大家出去走走怎樣?正好我知道一家不錯的溫泉旅館,我們住一晚,明日回來。我來開車,不到兩小時就到。”

此話竟從孤憶第一宅的宅龍嘴裏出來,四人皆是一愣。

百朝臣最先喊出萬歲,尹秋君和劍雪表示同意,談無欲依然維持狐疑面容。

直到車子發動,坐在副駕座上的談無欲還是沒有主動和龍宿說話。


龍宿的車很大,加上百朝臣三人身材瘦弱,因此三人同坐也不會感覺不適。

前面完全沉默,後面熱鬧非常。

“喂喂談仔,這個時間教祖和無名狗狗已經到香港了吧?”

“啊,應該到了。”

“嘿嘿嘿~會做什麼呢~~~”

“百朝臣你不要笑的那麼猥瑣。”尹秋君將頭髮放下,重新梳好。

“好好哦~~~我也好想和軍師去渡蜜月呀~~~”

“殷末簫的事情……”前座傳來聲音。

“是啦是啦我不會說的!真是的談仔都不信任我!哼!”

“信任……”劍雪總是偶爾出聲,卻在大家皆等待下文後眨眨眼以示疑惑,或直接接上個“為甚米”。

“哼!團副破壞本團團結,團長大人!請華麗麗的處罰他吧!”此句基本上是被唱出來的。

“呵呵……”龍宿優雅開車,亦不時參與後方議論,“好呀,我會給他華麗無雙的處罰。”

雖稱不上有說有笑,但因有百朝臣在,這一路也無長時沉默。


到達後眾人才知,這所謂的溫泉旅館其實就是龍宿的一處府宅。

待安頓妥善,談無欲至林中散步,龍宿前往料理雜事,尹秋君自行遊覽,百朝臣則飛也般拉著劍雪泡溫泉去了。

談無欲行走在山林間,清新空氣搭配泥土香味入肺,腦中清爽不少,連整個身體都放鬆下來,舒適非常。

行到深處,腳步踩在堆積落葉之上的力度愈趨減弱,直至戛然而止。

四周是林木矮叢,遠處偶有鳥鳴,談無欲漸漸站定,頭低著,又突然抬起。

頭顱抬起的瞬間,一拳霎時揮出,力道之強連空氣都被壓出聲音,一拳未盡排掌又至,腳下移挪跑動,空曠山林,談無欲盡情揮灑,拳腳間如行雲流水,精准完美。

一套拳打完,背後短刃抽出,山雨之勢變為春風流動,銀光遊弋間卻是寒光含蓄,殺氣隱忍。

最後一點,三邊樹木皆斷。

勢收,短刃藏回身後,談無欲站定,一如開場時的突然。

“果然還是不可能達到那樣的速度。一步蓮華,他究竟是什麼意思……”

閉目沉思,那場冰火之戰不斷在腦中閃過。
不知為什麼,談無欲就是有預感,同樣場景必會再現,而那握劍之人,將是他自己。

“如果我沒有那種能力,如果……對方是……閻魔旱魃……”

在閻魔旱魃的面容閃現的瞬間,談無欲突然轉身,大聲喊出。

“誰!”

“喊這麼大聲做什麼,嚇人啊。”

尹秋君自樹後走出。

“哈,嚇的就是你,怎樣,不滿?”

談無欲放下戒備,走到尹秋君面前。

“你怎麼在這?”

“我是隨便走走,聽到附近有奇怪響動於是過來看看,想不到是你。”

“難得這樣的環境,活動活動筋骨。”談無欲說著又繞了繞手臂。

尹秋君眯起眼看了看四周被摧毀的林木,再轉回身前之人。

“啊,是呀,看來活動的夠徹底。”

“我們走太遠了,回去吧。”談無欲理順長髮。

尹秋君沒有拒絕的意思,然步子剛提,前方之人突然回頭,道:“好好待在孤憶。”

“嗯?什麼?”尹秋君皺眉。

“不,沒什麼,走吧。”


回到館中,二人前去溫泉與另兩人匯合,四人一邊泡溫泉一邊談笑,好不愜意。

只是待太陽下山,也沒見龍宿的影子。

天色漸暗,眾人回到房間,已有僕人等待,一路引領來到餐廳。

門開,便見龍宿坐等在窗邊。

僕人退下,談無欲先進入,把在地上的手機撿起放到桌上。
在他問出一句“出什麼事了麽”之前,龍宿早他一步,來到桌前坐下,招呼眾人,把手機挪到了一邊。

談無欲便不說話,只是坐下,看向滿桌的美味佳餚。


這一晚,說熱鬧不足以形容,該說是雞飛狗跳。

開始時眾人腹中饑餓,充饑為要,只是間或閒談。
等肚中滿滿,聊八卦便成了製造八卦,飲酒成勸酒,勸酒成鬥酒,到最後,直接成了答不出問題便要罰酒。

連一向滴酒不沾的劍雪也端起酒杯,不時輕咂。

百朝臣鬧得最凶,也是第一個倒下。

正好,時間也晚了,尹秋君與劍雪扶百朝臣回房間休息,談無欲則是陪龍宿去泡溫泉。


“百朝臣不要緊吧?”

走廊,龍宿問道。

“他呀,睡一覺就沒事了。”

“嗯。其實汝不用陪吾,已過十二點了,汝要是累便去休息吧。”

“沒事,正好我也想再泡泡。”

雖是冬天,然露天溫泉內霧氣蒸騰,一點都不會感覺寒冷。

繚繞白霧下,龍宿的蜜色肌膚更添幾分誘人,勻稱身材雖為精壯,亦不失美麗,談無欲本想誇讚幾句算作調侃,卻見閉目假寐之人轉身時臉上現出一絲苦楚,細細觀察,便察其中關鍵。

“龍宿,你怎麼帶傷了?”

“嗯?”龍宿把身子更浸入水中。

“右肋下三寸,筋骨完全錯位,左肩處也受過極大的打擊,怎麼都沒有傷痕?難道……”

“來此,也是為借溫泉療養。”龍宿睜開眼,觀賞天上明月與點點星辰,“之前和劍子吵架了,我們各自負傷,他用了特殊手法,所以沒有傷痕。”

“喂,你們這哪還是吵架,分明是打架吧?”竟造成這般傷勢,事情的嚴重程度可想而知,談無欲雖說得輕鬆,一雙鳳眉卻皺到了一起。

“呵呵……嘴上說不通,那就只有上手了呀。”拿起煙杆,幾口白煙吐出,龍宿懶懶道,“是他一再相逼,好在此次只是氣極動手,若此事不能善了,恐怕以後將成對立。”

“怎麼?”

“是傲笑紅塵。”

“欸!?”談無欲霎時起身。

“怎麼,汝也被他煩過?”

“我曾因他入獄。”談無欲又坐回水中。

“哦?這段汝倒是從未提起。他傲笑紅塵擋了吾的路,吾設下圈套讓他丟了職位,並派人將其重傷,現在的傲笑紅塵,該是無業廢人一個了。”

“以劍子先生的性格,必是勃然大怒吧。”

“哈!豈止是怒而已,以他的意思,根本就是要我以命相償。”

談無欲重重一頓,“不,這斷然不會。”

“還有其它一些在他劍子仙跡眼中是為罪惡滔天之事,只是於汝與吾而言,實在普通平常。”

談無欲先是點點頭,後又搖頭。

“千算萬算,吾沒有算到,劍子仙跡會為一名毫不相干的陌生人殺吾。”白煙又再飄出。

“終是違心。想我和素還真初離開半鬥坪時也起過殺死對方的念頭,並且我們也確實實施了。但你知道,現在想想,畢竟是無奈之舉。”

“但那時,汝與素還真是確實要置對方於死地,不是麽。”龍宿轉過頭,露出笑容。

談無欲抿了抿唇。

“吾絕不允許任何人阻礙吾之道路。就算是佛劍,劍子,也同樣。”

“龍宿,你很強,但強不能成為藉口。”

白煙緩緩而出,“月才子,這句話只對吾一人說,太不公平。”

知道再談無果,談無欲撥動泉水,斟酌後開口。

“傲笑紅塵能否由我接手?”

“嗯?”龍宿沒看過去,然語調立變。

“我於他有愧。我……不會助他複職,更不會參與你們的事情,我只是助他度過這一時危難。”

“不行。”兩字重重念出,毫無轉寰餘地。

“龍宿!”

“談無欲,我們之所以能成為朋友,因為我們有相似之處,亦彼此瞭解。汝當知道吾希望能一直維持如此純粹的友誼,吾不想某天自屬下口中聽到月才子的名號。”

“我說了我只是……”

“如果殷末簫不是最高法官,不是法門教祖,汝還會與他結交嗎?”悠悠話語強行打斷。

談無欲這次是真的站起,大半身子露在水上。

“疏樓龍宿,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無視威脅口吻威脅眼神,龍宿端著酒盅,飲下幾口,“我們之所以是朋友,是因為我們是一類人。”

“所以?”

“所以,乖,不要忘記文化界和宗教界也是支持素還真的。”

龍宿伸手,捏上談無欲的下顎。

“否則,吾是真的會給汝華麗無雙的處罰呀,哈……”

孤憶夜店 | 08:23:33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