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終點——章二
章二


軒轅靜雪與三月一路攀談,直至眾人來到書房,就座。

軒轅嘯月沒有在意他的兒子說了什麼,也無視他主動坐在三月旁邊的行為。他的雙眼,極小心地觀察位於三月身後的兩位侍從。



其中一名看起來不到三十,藍紋修飾的白色長服更顯修長身材,棕色散髮剛剛及肩,綠色雙瞳幾乎總是被故意誇大的笑意遮掩,給人以閒散慵懶之感。
另一名不出十四歲,墨綠武裝,墨綠短髮,眼瞳是很漂亮的藍色,還是孩童模樣。只是與那名長者相反的是,這孩子目光犀利,一張壓抑緊繃的臉上從未展現笑容。
而最為引人注目的,是別在其腰間幾乎超出主人身高的雙劍。

軒轅嘯月知道,這名孩童非是等閒之輩,能練成如此強悍的氣息,恐怕,他無一刻放鬆戒備。
而那名長者雖看似柔弱,但若細觀其手骨,便知深藏不露。

這兩人,一剛一柔,一明一暗,可說是將三月護得滴水不漏。

軒轅嘯月眨了眨眼,現今這個三月同他記憶中的那個三月一模一樣,腰間也依然別有細長黑刃,但他不明白,為何此人有著完全不同的感覺。

“好了,閒話先放一邊。”手指微抬,示意靜雪坐好,“敢問先生因何要來軒轅城行商?其中危險,您該不是不知道吧?”

“確實。”三月展開燦爛笑容,“炎帝登基後,戰亂平息,商業逐漸恢復,在京城或是其它地方都能賺錢。但是,我若來此,便完全沒有競爭,城內所產我全部收購,就算運輸將有損耗,也可比在貨源緊缺的京城獲利太多了。至於危險嘛,我會先將貨物運往離此最近的露城,在那有我打通的官員,可以得到露城的批文。這方面我很有經驗,所以不用擔心。”

“嗯,是這樣……”軒轅嘯月點了點頭。

“而且,我作為天炎皇朝的首位商人,想必會得到城主大人的大力支持。”三月向軒轅嘯月極甜的笑著,“對嗎?”

“嗯……”
“當然了!有什麼需要的話就來找我吧,我很樂意幫助!”

軒轅靜雪早一步說出。

三月站起,複向二人行禮道,“感謝城主,少主大人。那麼我就從明日開始在城內調查各類貨產明細。”

軒轅嘯月點頭,“我會派人協助你。”

“還有我,我來為你引路,只要是軒轅範圍內,沒有地方是我不知道的。”

軒轅嘯月本想以讀書練武為由拒絕,但見兒子的笑容,話又咽了回去。

“調查階段不用太多人,有嚮導就好。”

“軒轅城是武林人士聚集之地,龍蛇混雜,除有人為你引路提供解答之外,還需有人保護你的安全。”

“父親大人,我就可以啊!”軒轅靜雪不滿道。

“哈,你還遠遠不夠呢。”

“父親!”

見靜雪失了面子,三月趕緊言道,“保鏢什麼的是不用啦,有我這兩位下屬就足夠了。”

軒轅嘯月揚手,“可否介紹一下。”

“當然。”手隨之指向身後兩側,“這位看起來全身軟骨的傢伙叫蘭,是我的總管。我頭腦完全不行,很遲鈍,數字方面全依賴他。他很聰明,算數極快,常常一本賬簿下來他只憑心算便可在一盞茶的時間內完成,並且絕無失算。”

說完,蘭微笑行禮。

“另外這位像是小鬼也確實小鬼的男孩是千影,算是我的保鏢。我不但不會武功,還笨手笨腳,因此需要動手的時候就要靠他了。別看他年紀和身體都小,他可是劍界奇才,自其十一歲後就鮮少遭逢對手,能力超群。”

千影同樣躬身。

“看得出,二位皆非泛泛之人。”

“是呀,所以說嘛,城主大人就不用派人跟隨了。”

“不,有我的人,終究方便些。”

讀出軒轅嘯月之意,三月微笑頷首,不再推辭。

“三位遠道而來,車馬勞頓,還請先於城內休息,我已設宴,晚上我要與夫人為三位接風洗塵。”

“多謝城主大人。”三人同時行禮。

“就住在軒轅宮內吧,我來安排,這樣也比較方便。”

軒轅靜雪拉起三月的手說著,依然是讓軒轅嘯月無法拒絕的笑容。


軒轅靜雪安排了城內最好也最為接近內宮的客房,可說與城主一干人等同住無異。

又囑咐了一些諸如需要什麼儘管開口之類的話後,少主終於離開,也使得三月終於鬆下心來,一屁股坐到椅上,長出口氣。

“啊啊啊終於能歇了我要睡覺睡覺睡覺啊啊啊累死個人了真是的……”

就在那張精製臉龐突染流氓無賴之氣時,同樣突兀,千影走到三月面前,滿目嚴肅,話一出口便盡是逼迫。

“為什麼用本名?”

“啊?啥呀?”三月一愣,隨之故意抽了抽鼻孔。

一手霎時抓住黑絨衣領,藍寶石般的雙瞳充滿憤怒。

“我問你為什麼用本名!”

“好啦好啦千影不要這樣。”見勢頭不對,蘭趕緊笑眯眯的過來打圓場,“反正用都用了,總不能改吧。”

千影在丟下一句“原因”後放開了手。

“嘛……”三月理了理領口,帶回兜帽,遮掩面容,躺上床。“我只記得,半年前,我曾與軒轅嘯月在夕緣客棧相遇,交談。謹慎起見,我不得不使用真名。你們知道,半年前的雪夜,我根本不知自己做了什麼。”

兩人再無他話,轉而收拾東西佈置房間。


城主寢室,軒轅嘯月還未進入,已有一人迎了上來。

“這位京城富商如何?”

迎上的不是別人,正是軒轅嘯月之妻,尹莲翩。

“啊,還好。”

尹莲翩脫下軒轅嘯月的外掛,摒去侍從,扶人坐上圓凳後倒茶遞上。

“還好?”

接過茶稍抿,軒轅嘯月轉目身旁。
他看著妻子微卷的火紅長髮,豔麗裝扮,與那雙暗紅雙眼,突覺三月與妻子就如天平的兩端,明暗分明,註定水火不容。

見丈夫分神,尹莲翩推了推,不滿道:“想什麼呢?給我說說呀。”

“啊?”驚訝自己竟生出這般想法,軒轅嘯月嘲諷一笑,轉而將杯中茶水飲盡。“哦。嗯,也沒什麼,是半年前我前往京城時偶遇的青年,我曾向他買酒。想不到還能再見。”

“不會吧!這還叫沒什麼呀。”圓潤雙眼頓時睜大,更顯出那兩點深刻的紅。

“哈,商人嘛,就是商人而已。”軒轅嘯月放下茶杯,一臉怎樣都無所謂的表情。“反正晚上你就見到了。對了,你留意下靜雪,他對這位富商似乎很感興趣。”

“喔?”聽出蹊蹺,尹莲翩欲要探問,但見丈夫不甚在意的樣子,便也作罷。


宴會本是為迎接三月而設,到後來,卻漸漸成了一場純粹的狂歡。
三月不是沒見過江湖人,在這之前他也接觸不少,只是他發現軒轅城內的氣息,確實不太一樣。

除城主外,沒有等級上下之分,席間所坐非是大小官吏,而是各路英雄豪傑。觥籌交錯,儘是江湖情仇,熱血俠義。

這般熱鬧場面下,三月眯著眼,執杯的手愈加晃動,腦中也開始嗡嗡作響。

坐於城主位旁的軒轅靜雪見三月不甚歡喜的樣子,端著酒杯來到他身邊,禮貌問道:“我能坐你旁邊嗎?”

三月一驚,連忙點頭。“當然當然,少主大人請。”

“哈哈,什麼大人呀,之前不是說了名字的,我稱你三月,你也就叫我靜雪就好。”

“嗯……是!靜雪。”

三月甜蜜一笑,軒轅靜雪本就粉嫩的臉頰頓添幾抹潮紅。

“啊……那個……你看起來不是很高興呢,是不是太吵了?”

三月微微點頭,“我確實……喜歡安靜的地方。”

“嗯。不過叔伯他們就是這樣的,你習慣就好了。對了,我來給你介紹吧。”軒轅靜雪指向離王座最近的席位。

“你看坐在我父親下方的三位先生,他們與父親是結拜兄弟,以前在江湖上被稱作軒轅四傑。父親是大哥,身穿虎皮短衣的是我的二叔,名徹,單姓一字柳,擅短刀弓箭;黑髮遮去一眼一直默默喝酒的是三叔羽慕,他平時不大說話,左眼在二十一年前的戰役中重傷至殘。別看他只有一眼,卻是非常厲害的劍客,除了父親,沒人是他的對手。他和二叔是軒轅城的教頭,也是我的師傅;最後那位白色短髮一直在說笑話的是四叔,名骨,複姓長孫,擅蠱毒暗器,武器是鎖鞭,不過他最喜歡的是喝酒,畫圖,還有逗他的三位義兄。因為最年輕吧,我小時四叔常拉我四處玩耍,與我關係最為親近,不過我們也因這沒少受父親的責罰。”

一輪掃視,三月心知他們皆是難纏角色。“二十一年前的戰役?什麼戰役呀?”

“哦,就是前朝時,暴君金廣橫徵暴斂,因起義不斷戰亂頻發,不僅一次向軒轅城徵收十年的賦稅,還要城中半數以上的男丁服兵役。那時的城主,也就是我的爺爺軒轅風息忍無可忍,抗詔不從,結果金廣發兵進攻。爺爺率城中軍隊抵抗,又因他那時於江湖上已有名望,城中不僅有二叔他們的父親,還引來眾多武林人士參戰。江湖人以一擋百之能,敵人節節敗退,最後終於放棄,軒轅城至此分離。”說著,軒轅靜雪飲下幾口酒,目露哀傷。“軒轅城雖然勝利,卻也因對方同有武林之人協助而損失慘重。爺爺戰死,還是幼兒的三叔被廢一眼,還有很多前輩們……”

一手伸過,撫上低垂肩頭。“前人的犧牲,我們不能辜負。”

手被握上,攥緊。“嗯,我明白。啊呀讓你見笑了。”

三月搖頭,“沒有喔。靜雪很善良。”

就這樣握著手,互相望著,青年臉上的潮紅便更重幾分。

當然,這一幕被所有人尤其是軒轅夫婦看在眼裏。

“唉,城主大人少時一定非常辛苦呢……”說著,三月望向軒轅嘯月,自成對視。
軒轅嘯月在三月展開笑容時轉移了視線。

“嗯,是啊。”靜雪放下手,趕緊轉回氣氛。“父親十二歲便成為城主,喪親之下承接重擔,自是辛苦非常。不過,因為那場戰役,也使父親結識母親。母親是武門後代,武功膽識皆是一流。父親成為城主後她一直盡心輔佐幫助,之後也順理成章結為夫婦。”

“是患難夫妻呀……”三月沉吟道。

“是呀。他們成親時不過十六歲,並在同年產下我,感情牢不可破。”

“牢不可破……嗎……”三月繼續微笑著,手指滑過杯口邊沿,像在感受金屬的質感,小心,亦透出囂張。“呵呵……”

“不過說來遺憾,我一直希望能有個弟弟或者妹妹呢,但父親一直都是很忙的樣子,又常常長期外出,要不是有四叔陪我,我一定變得很孤僻。”

三月聞言,只是吃吃一笑。

“哎呀!是了!”軒轅靜雪突然想到,“三月,我們來結拜為兄弟如何?就像父親與叔叔們一樣。”

“啊?”三月一時錯愕。

“雖然不是弟弟或妹妹,但有兄長也是好的呀。怎麼樣,三月你嫌棄我嗎?”

“這……我當然不嫌棄你……只是我……”

“父親!”還沒等三月說完,軒轅靜雪已大聲喊出,堂內頓時鴉雀無聲,眾人目光皆聚集在緊挨的兩人身上。“父親,我欲與三月義結金蘭。”

“靜……靜雪……”三月手足無措,只得暗暗拉扯靜雪衣角。“我……我不……”

見三月姿態,軒轅嘯月道:“這是你的事,你自是可以做主。不過,對方似乎並不同意呀。”

“咦?”聞言,軒轅靜雪驚訝轉身,便見三月一臉尷尬,心裏頓時涼了半截。“你,你不願意?”

“不不不不不是!”一雙手搖得像波浪鼓似的,三月心急,話都說不利索。“不是不是啊,我怎麼可能不願意。我,我是……”

“是,是什麼?”軒轅靜雪急得一把抓住三月的手。

“痛!靜雪你用太大力了……”

三月縮起身子,軒轅嘯月趕緊言道,“靜雪不得無禮!讓人家把話說完。”

“啊!抱……抱歉……”察覺不妥,軒轅靜雪趕緊放開手,又再握上輕輕按揉。

“其實,是我……之前曾有過很不好的記憶。”拉起軒轅靜雪的手,三月幽幽說著,“因為那些記憶,所以我曾立誓,可有金蘭之情,但無金蘭之實。”

“三月……”

“靜雪,就算我們沒有焚香跪拜,難道你對我就不會有情嗎?”

又是無法抗拒的燦爛笑容,軒轅靜雪目光堅定,重重一語。

“不會!”

“嗯……”滿意含笑,三月點了點頭。

“你我雖無結義之實,卻有結義之情。那,以後我們仍是本名相稱,但對父親嘛……”軒轅靜雪看向王座,“對父親,就叫叔叔吧。”

“這,這怎麼可以……”三月驚慌望去,卻見軒轅嘯月微笑點頭,緩緩一語。“可以,就叫叔叔吧。”

知道事情定下,三月執杯下座,躬身舉杯,掃過滿堂豪傑直至上方。

“承蒙各位英雄不棄,三月不會飲酒,以茶代之,在此向城主,少主,還有各位大人,請了!”

宴會結束前,尹莲翩低聲問道:“為何答應?”
身旁之人回答:“但願只是金蘭之情。”


宴會結束後,軒轅四傑聚集在城主書房。

“怎麼樣?”同是坐著,然面對自小便在一起的兄弟們時,軒轅嘯月會倚靠椅背,完全放鬆,顯出鬆散模樣。

“面皮不錯,是我喜歡的那味!”柳徹說完,哈哈大笑起來。

軒轅嘯月聽了,又歎一口氣。

“不過我要真是上了,恐怕會被我家那隻母夜叉訓到半死呀,哈哈哈哈哈哈!”

“好久沒看到二嫂舉著洗衣板把你追得滿城跑了,還真是懷念呀。”長孫骨湊到柳徹耳邊說道,對方苦笑的同時也揪上了那張總也不出好話的嘴。

“呦疼疼疼疼疼!大哥!大哥呀!”
“嘿嘿!讓我來管管你這張烏鴉嘴。”

“四弟你怎麽看?”軒轅嘯月問道。

長孫骨掰開柳徹的大手,順便做了個鬼臉。“很可愛啊,似乎很好玩的樣子。”

軒轅嘯月又是一聲歎。“我曾在半年前與他有一面之緣,但那時的他似乎發生了什麼事情,看起來與現在完全不同。這讓我放不下懷疑。”

“人來之前就已派人探查過了,應是沒問題。”柳徹接道。

“但我就是不放心。你們也看得出,這個三月的影響……尤其對靜雪的影響不小,要謹慎。” 軒轅嘯月看向長孫骨,“四弟,還是辛苦你親自走一趟,要徹查,不要拖延,速去速回。”

長孫骨擺擺手,“好啦好啦。”

“不要讓靜雪與他太過親近。”一直沉默的羽慕突然開口,額前的一縷細長紅髮也因突然抬頭的動作而微微滑動。

“我也是這樣想的……”軒轅嘯月沉吟。

“這個人。”話語在低沉中顯示力量,羽慕雖看向軒轅嘯月,卻是說給所有人。“乖巧之下隱隱透出邪魅,誘惑於無形。”

四下一片沉默。

“與他對視,是引人探入的漩渦。”

軒轅嘯月說道:“他並未對靜雪做什麼,我指他們初見時。”

“所以這才是他的厲害之處,不需要特意做什麼,只是依靠本身魅力。”羽慕按上腰間長劍,“紅顏禍水,紅顏與禍水不過一步之隔。”

“嗯。總之先注意觀察,你們也留意。”軒轅嘯月總結。

“是。”眾人齊聲應令。

“唉!我要是生個女兒就好了!”柳徹似乎懊惱的說道。

“三弟與四弟也該考慮成家之事了。”此事一直是軒轅嘯月的心頭大患,雖然多次直言勸說,但那兩人是完全不理。“喜歡你們的姑娘都可以從城內排到城外了,你們只要稍加留意……”

“沒興趣。”羽慕生硬打斷。

“哈哈哈哈,我呀,不急不急,這種事要隨緣的嘛。”長孫骨擺手大笑,軒轅嘯月也只能又再長歎一聲。




待續

終點 | 07:37:14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