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終點——章三
章三


當三月推開門,入目便是軒轅靜雪靠著牆壁,半仰頭,沉眉思索的景象。

“靜雪?”三月不覺驚呼出聲。

“呀,你出來啦。”笑容立時出現,軒轅靜雪走上前,順便向三月身後的兩人招手,“大家睡的都好嗎?”

蘭微笑調侃幾句,千影只是應了一聲。





“不要等在門外,以後你來了,便來叫我。”三月露出為難神色,“不然會讓我很不安。”

“呵呵,有什麼不安呀?”軒轅靜雪笑問,轉念一想,又再答道,“好,以後我會直接敲門。”

三月與少主並排在前,千影與蘭於後隨行,四人向大堂走去。

“對了,剛才在想什麼?”

“嗯?”三月如此問,軒轅靜雪便又想起昨夜父親的叮囑。他想著父親用半命令的口吻禁止他與三月太過親近,卻不說原因,使得他心中充滿疑問,亦隱為不服。“沒什麼,只是想起一些瑣事。”軒轅靜雪雖不願欺騙三月,卻也不能將事實告知他。這樣的感覺讓他心中十分不快,不禁暗暗抱怨父親的無理要求。

觀對方神色,三月已經料得大概,表面上一笑帶過。心內,他有些想嘲笑軒轅嘯月敏感而堅固的防備。

來到大堂,已有安排好的隨從等待,軒轅靜雪上前交談幾句後,一行人便正式出發。

對獨立的一城而言最重要者莫過於農業,眾人便先來到城郊的農田。
觀察田地土質,訪查農戶,因有少主在,所行幾乎毫無阻礙,只是一天下來,關於軒轅城農業情況的記錄便完成。


工作既畢,三月無心它處,一行人回轉宮內。

然談笑途中,經過街市時,調侃音調突從天來。

“呦,一向不食人間煙火的少主大人如今也轉性了呀。”

眾人未及望去,一道黑影瞬間落至三月身後一把將人抓在懷裏,隨後一隻手錮嫩白下顎,另一隻手則在挽住腰的同時探入袍內恣意遊走。

“哎呀,離近了看,還真是上品呀。”粗麻斗篷罩身之人本只想開個玩笑,現下人搶在懷中,倒真忍不住把玩起來。

如此景象,軒轅靜雪不禁怒吼:“柳霧!馬上放手!”

“唉呀會放的會放的,只要先讓我嘗嘗味道。”說著,硬繭滿佈的手指撫上紅潤薄唇,劃出優美唇線,被稱作柳霧的青年作勢就要吻上。

“柳霧你敢!”軒轅靜雪已摸上腰間彎刀。

眼看相隔不到一寸時,一直沉默的人突然念出了一個名字。

“千影。”

在沉沉的一聲“是”未落盡之時,千影已出現在柳霧身後,一腳重重踢上對方後腰。

看不清動作,柳霧只見原本緊抓的人已跌出,被軒轅靜雪穩穩的接在懷裏。腰間一陣劇痛,甚至麻痹神經,導致反應延緩。這一瞬間,他心中只有兩句話。一是好快,一是這小子是誰?

轉身抵擋,出拳,又被千影回踢擋下。

“三月你沒事吧?”軒轅靜雪關切詢問,三月笑著搖了搖頭,隨之轉向對招的兩人。“教訓一下就好,不要太認真。”

“是。“命令一出,千影的動作少了力道,腳下挪移,更見靈活。

這邊打的熱鬧,三月也不在意,整理衣服,將被解開的衣領重新扣上。

“小鬼你叫千影是吧,身手不錯呀。”對方年少又沒用全力,柳霧也不好太過,攻勢轉守勢,到後來甚至忍讓三分,甘願挨打。“而且長相也不賴嘛,嗯嗯,笑起來一定很美。”

“哼。”眼神一厲,再出腿用了全力。
千影不再看被踢遠之人,回到三月身邊,回復沉默守護之姿。

柳霧正好摔在菜攤,身子坐在一筐蔬菜裏,原本麻黃色的斗篷被染上了各式菜色。

“唉呀呀,這下摔得還真疼。”人正調皮說著,菜攤主人——一位面容和藹的老婦亦走了上來,笑道,“柳霧你是又被哪家的姑娘踢出來啦?”

“唉呀呀,這次不是姑娘,是個漂亮小鬼呀。啊不對,該說是兩個漂亮小鬼才是。”

“柳霧你不也是小鬼一隻嗎?”老婦哈哈大笑,一旁圍觀的百姓不覺新鮮,倒皆是調侃笑言。

起身掏出幾兩銀子交與老婦,也不管對方抱怨太多不能接受之類,柳霧走回到三月面前,摘下斗篷,頗為無賴的笑容與那頭和他父親同樣的雜亂紅髮在夕陽下被照得格外醒目。

“柳霧你什麼意思!”軒轅靜雪怒問,人依然將三月緊緊抱在懷裏。

“我當是你從百花樓帶了新人出來,兄弟一場怎麼也該同樂不是?”

“我怎麼可能去百花樓那種地方!還有,我長你一歲!你對我該有兄長之敬!”

柳霧撓了撓頭,“唉呀呀那種東西隨便啦。”

“他是商人,是之前說過的京城富商!”儘管軒轅靜雪很想打柳霧一拳,不過他還是忍住了。“是軒轅城的貴客!”

三月略微點頭,“在下三月。”

“哦哦原來是京城來的商人啊,我是柳霧,算是軒轅城的統軍。”

三月看到柳霧說起他的工作時,軒轅靜雪臉上閃過一絲異樣。

“我以為你的父親才是統領。”

“老爹確實是統領,不過他懶,而且他更願意把時間放在教頭的工作上,所以平時有任務都是我上啦。”

“原來是這樣……”正沉吟時,只見一隊人馬浩浩蕩蕩行至柳霧身邊,領頭的一位將士見到人似乎終於安下心來,趕緊下馬將其拉住。

“柳統領你又用逃的!這次你說什麼也跑不掉了!走!去見城主大人!”

柳霧立刻擺上苦瓜臉,“唉呀呀不就是報告什麼的你們自己去把情況說了不就完了。”

“你是統領!當然由你來報告!總之這次你跑不掉了!兄弟們,一起拉他走!”

那位將士一說,又有幾人下馬,向軒轅靜雪行禮後簇擁著柳霧,向宮殿走去。

“少主,您也知道柳統領他就是這樣的。”將士行禮過後無奈道。

軒轅靜雪擺了擺手,“嗯,我知道。遇到馬賊了嗎?”

“唉!雖然發現行蹤,但那幫人太狡猾,我們都快追到露城了也沒追上,只好無功而返。”

“嗯,辛苦弟兄們了,你去吧。”

“是!”

待人馬盡離,軒轅靜雪看向三月,卻見對方臉色煞是難看,忙關切問道:“怎麼,不舒服嗎?是不是剛才被柳霧傷到哪兒了?”

“這裏……有……馬賊?”

“唉,什麼地方沒有呢。之前曾有百姓被馬賊襲擊的事件,柳霧因此帶兵擒捉,只是沒想到又無功而返了。”

三月皺眉,帶上兜帽揮手便走,“多加防範吧,我累了,先回去休息,明日再見。”

“那,那你好好休息……”知是對方心內有事,但既是避諱自己也不好開口詢問,軒轅靜雪也只得按捺疑惑,癡癡凝望那抹蕭索背影。


因軒轅嘯月曾叮囑歸後必須報告一天行程,因而拜別三月後軒轅靜雪便行至大堂,正遇到自內走出的柳霧。

“怎麼這麼快就說完了?”

“什麼都沒抓到還能有什麼可說,無非加強警戒而已。”習慣性的撓頭,柳霧無論何時也不改他的無賴形象。

“還會派兵出城嗎?”想起三月聽聞馬賊時的表情,軒轅靜雪不禁心中不安。

“幾次都是撲空,暫時不會了吧。”

“這……唉!可惡!”

“呦,怎麼了,以前可沒見你發這樣大的脾氣。”音帶調侃,一語雙關。

一個側身,書生身姿頓添幾許江湖英氣。“他對馬賊很敏感。”

“唉呀呀,你這樣的差別對待,好像你的親人、朋友,還有全軒轅城的百姓全沒他一人重要一樣。”

似乎早就料到這般言語刁難,軒轅靜雪坦然以對。

“你的父母與全城百姓陷入死關,兩方只能救其一,你選擇哪一個?”

“這還用問嗎,當然是全城百姓。”

“不錯。換作是我,三月與全城百姓之間,我也會選擇百姓。但,這並不代表雙方在你心中是同等位置。救百姓,是義,是責任,你我從小皆是受這樣的教育長大。成全了大義,剩下的一方被叫做犧牲。正因是犧牲,才可判別哪方於心中最為重要。”

“哦……”被故意挑高的音調掩飾訝異,柳霧知道,軒轅靜雪有時會讓人覺得很陌生,似乎判若兩人,“那依你的說法,現在那個三月在你心中是最重要的了?”

“我從不說謊,所以不否認。”一手負後,悠然神情中隱有藐世之姿。

“哈!他不過是名商人,就算富可敵國,但畢竟是京城人,和我們可算是不同世界,也許這次交易過後他就不會再來了。”

雙目半閉,“這重要嗎?”

柳霧乾笑數聲,“曾經我也有過十分重要的人,但擁有之後卻發現不過如此而已。我看你怕是被他的姿色迷住了,要我說,等你把人玩透了,恐怕就沒有這種想法咯。要不我帶你去百花樓,那裏容貌絕美的男娼多得是,技術又好,包准能讓你滿意。”

“柳霧。”轉過身時,面上表情都已不同,“我不是你。還有,三月是我的朋友兄弟,不是你那些玩物可比擬,請你尊重。”

“嘖嘖,這麼嚴肅呀。朋友兄弟?還真是冠冕堂皇,最後還不是與玩物一樣的功用。哦對,差點忘記了,你是不食人間煙火。那……你是無能,還是不會?”說著,身軀挨近,柳霧抬手勾起靜雪下顎,邪惡笑容籠罩,“如何,要不要我教你?包你不會失望哦……”

“柳霧。”名字再被念出的同時,手指覆上了紅絲包裹的脖頸。“我自認我武功不如你,但是,如果再被我看到你對三月做出如此行為,我會殺你。”

柳霧可以看到,那是一張他從未見過的臉。“你!你居然為了一個相識不過兩天的過客殺自小與你一起長大的親人!?”儘管滿腹怒火,他尤能感到自輕輕搭落的指間傳來的凜冽寒意。

笑容恢復,手指轉而打開鉗制下顎的大手,“感情路上一向有犧牲,你若為此犧牲,便證明你在我心中佔有多重要的位置。”

這一抹笑,驚得柳霧心頭一緊。尷尬撓頭,再來的笑容不免生硬。“哈,哈哈,你是才貌雙全的少主,是武林盟主之子,多少姑娘夢寐以求便是鑽進你懷裏,你的感情路應該是不需要任何犧牲,完全勝利才對。”

“除父母外,今天是我第一次雙手將人抱在懷裏。”

“哇,不是吧!真不愧是不食人間煙火。我早不記得自己都抱過什麼人了。”說著,柳霧做了個鬼臉,“是真正意義上的抱哦。”

“哈!”

“所以免擔心,完美的少主大人,我柳霧也不是沒有眼力,雖然是尤物,我也會儘量克制。不然被你殺了,雖然驗證在你心裏的重要性,但一條小命可是沒了,划不來划不來,哈哈哈哈哈……”

“完美?你認為我完美?如果真是完美,父親也不會不讓我統兵,也不會到如今才許我參與城務。”

“這嘛……”柳霧又撓了撓頭,“城主自有他的考量。也許,也許就是因為你太完美了,城主才遲遲不交與你任何任務。越是完美的人越不能接受挫折失敗呀。”

“哦?是嗎……呵,這我可從沒想過。”

“怎麼,你嫉妒我?”

軒轅靜雪含笑搖頭,“你知道,我從不嫉妒。”

“那是對城主不滿?”

“不敢。應該是……”藍色雙眼望向通往殿堂的道路,“對自己不滿吧。”

“什麼?”最後一句很輕,柳霧不確定自己聽了真切。

“沒什麼。我要去向父親報告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軒轅靜雪做了他一直做的,微笑作別,不留餘地。




待續

終點 | 07:38:19 | 引用(0) | 留言(2)
留言
No title
我是来催文的……
2009-06-15 月 19:11:46 | URL | 关山啸月 [编辑]
Re: No title
新章已經寫好大半了,完成也就這兩天了吧
不過明天要出去……最近怎麼總要出去……
啊學校的事好煩……
2009-06-16 火 07:59:53 | URL | 三月 [编辑]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