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終點——章四
好像是隔了很久的更新

果然是想起不好的事情就不爽到寫不下去啊……

會想打人捏……

(因為打不了人所以就以虐人代替吧~)

-----------------------------------



章四


時為初冬,然位在北方的軒轅城已是與深冬無異。打開窗,推行的手指不禁轉向,扣緊長衣。
醒來後眺望城內遠景是軒轅嘯月十二歲成為城主後便養成的習慣。透過淡淡霧氣,暗藍雙眼望向被迷霧遮掩的天際。他怔怔看著,明知只是這樣望著什麼也不會改變,卻依然這樣望著,日復一日,融入風景。

目光掃過換崗的衛兵,忙碌的雜役,最終落在不起眼的一角。

那是求見者一貫等待的地方,讓軒轅嘯月注目的是,等待之人故意走到室外,站在可以看到城主寢室的地方,但自始至終,那人都被巨大兜帽隱去面容,他靠著牆壁,似乎不願存在般,只留下一抹濃重黑色作為印記。

軒轅嘯月看了一會兒,隨後向打理雜務的妻子說道:“三月等在外面,看來是有事要談,我先去書房了。”

尹蓮翩一開始沒反應過來,待手上東西放下,人突然一頓,轉身回道:“怎麼沒和靜雪在一起?也沒通報,怪了。”

“平時形影不離的下屬也不在,該是要與我單談。”說完,人走出寢室。


軒轅城一直很平靜,無論軒轅嘯月思緒為何。
他信步而來,走過迷蒙白霧,點點露水因規律顫動而自大裘滾落。站定之時那人抬起頭,一時憂鬱消散,現出引人遐想的甜美笑容。

“叔叔。”

許是黑絨沾滿露水之因,軒轅嘯月沒有看清。

“怎麼站在此地等?不是說過有事可免去通報麽。靜雪呢?”

“等一等沒關係啦。靜雪幫蘭他們準備最後的收購事宜去了。”

“嗯,有事要談?”

三月點了點頭,露晶便與屋檐下的水滴一同滑落。

“去書房吧。”轉身,連隨風而起的銀灰長絲也透著輕柔。


每次到城主書房,三月都會有不同的感覺。唯一相通點是,他確定自己討厭這個地方。

自三月的坐姿神情軒轅嘯月看出事不尋常,因而一開口便帶幾分嚴肅。對方亦直奔主題,隱去笑容。

“有件事自我產生與軒轅城通商的想法起就想問了,軒轅城是否為獨立一國?”

問題一出,軒轅嘯月的眉瞬間皺緊,“什麼意思?”

“請原諒我的唐突……但這確實很重要。軒轅城原是前朝屬地,首位城主本為前朝的開國功臣,但自二十一年的戰役後,軒轅城便與前朝脫離,而當時的皇帝金廣直至被斬首前也沒有再收復軒轅城的打算。而新皇炎帝因仍忙於平定各處割據與邊疆戰亂沒有在起義之初便攻擊軒轅城,但我想城主……叔叔應該明白,一旦炎帝平定所有戰亂,休整過後他必會將矛頭指向軒轅,毫無疑問,他斷不會任由宛若泱泱大國的軒轅城獨立在外。一旦新皇發兵攻打,叔叔要如何?”

軒轅嘯月沒有馬上回答,亦不再直視三月探尋的目光,轉而起身渡步窗前,如他每日必做的,放眼城內遠景。“這個問題我不是沒有想過,早年起義之初就曾有商議,雖然當時沒有定論,但大多數人的意見是保持現狀。”

“也就是……”

“也就是,如果炎帝真的發兵攻打,軒轅城至少不會直接投降。”

“那如果是和談呢?”

“大家都想努力看看。”

“我明白了……”三月沉吟道,隨之斂起目光,離開那張唯有城主親近之人可坐的大椅,來到書桌前,沒有看窗邊人,而是向書桌後空置的座椅欠身行禮,並說出“我會用月例代替年例做約,先告退了”後離開書房,留下一種介於親近與陌生間的奇怪氣氛。

而在三月走後,很久很久,軒轅嘯月亦沒能脫出這氣氛。


翌日夜晚,偌大禮堂再次呈現觥籌交錯,熱血豪情之景。宴會是為慶祝通商順利完成,也為明日即將出發的商隊餞行,然待酒過三巡,菜過五味,眾人也便忘記主題,只隨性暢飲了。

三月原被人圍在中央,以茶代酒最後硬是被替換成了真酒,至顯出醉意,才逃過連番敬酒攻勢,漸退出人群,看著一張張真切笑臉,不時輕咂,唇角維持淡淡弧度。

軒轅城主與妻子坐在主位,象徵性的說些話吃些酒後也閒散下來,轉而望著這一片熱鬧景象,不置其中。

尹莲翩生性豪爽,但凡酒宴她總會逐漸自主位挪到幹部們位旁,到最後通常是與眾人大醉一場。而少主軒轅靜雪則性穩重,加上始掌城務,便操領之意多些,愈發顯出繼承者的身姿氣勢。

軒轅嘯月望過他的妻子與兒子,環視整個空間,臉上掛著欣慰笑容,一如所有人皆笑著,他便亦能笑出。

目光流過人群中的一角時,突兀停滯。他看到與他同樣,只是為他人出現的笑容。似乎整片色塊中,只有他與他是兩點間隔遙遠的異色。


執杯手臂突被一股極輕的力道拉住,三月猛然回頭,正是軒轅城主溫和的臉龐,和那一句極輕的“要我送你回去嗎”。

兩人行走在星夜之下,沒有平日的恭敬跟隨,取而代之的是並排前行。而三月趁著酒意,似乎愈加向旁邊靠近,直至彼此衣物貼靠在一起。

“不知會蘭和千影可以麽?”軒轅嘯月說著,並沒有躲避的意思。

“沒問題啦,他們和李老闆還有事要談,知道我會先離開。”三月終於抱上軒轅嘯月一臂,緊密得似乎要將其融入身體,“叔叔就這樣走掉沒事嗎?”

“嗯,我不擅酒宴,通常會很早離席,大家都知道。”雖沒掙脫,但軒轅嘯月始終沒有看向身旁。

默行時久,三月突然舉起那仍執著酒壺的一臂,潮紅臉上滿溢興奮,用比平時高出許多的音調言道:“叔叔你看,今晚有好多星星啊,真漂亮。”

軒轅嘯月抬起頭,輕嗯一聲。

“聽說每一個人都有一顆對應的星星在天上,叔叔知道嗎?”

“不知道。不過我聽過的是,故去的先祖會在天上看著我們,監督我們完成該履行的責任。”

“哇……聽起來不是很好耶……”三月將額頭靠在軒轅嘯月肩頭,“我都是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才不管那麼多咧。”

依然凝望之人聞言,只是淡然一笑。

將人送進房間後軒轅嘯月本欲離開,卻被三月一把拉住,硬是拖進屋內,怎麼也不讓走。

“小三你醉了,你不是不能飲酒?”

“呵呵……我是不能飲酒呀。”三月甜甜笑著,放下酒壺的同時一併推開欲倒茶的手,拉過人一個使力,結果竟是雙雙倒臥床鋪之上。

“小三你真是醉了!”軒轅嘯月想將人推開,可混亂之下對方卻是完全黏在他身上,甚至爬上身軀,半坐腰腹之上,極近距離下一雙暗黑瞳子直直望著,白皙膚色現出迷惑人心的光暈。

“呵……醉或非醉,又怎樣……”連同被壓低的妖媚聲音,身軀亦漸漸壓下。

“不要胡鬧。”軒轅嘯月話語剛出,卻見一雙素手解開胸前衣扣,精製鎖骨連同白嫩胸膛即露,不再看詫異面容,三月讓彼此無留任何間隙,“沒有胡鬧啊,叔叔……我喜歡你呀,我喜歡你……”未幾反應,軒轅嘯月只見黑色軟髮下的白色突然擴大,隨即感到兩片極柔軟的東西貼上他的唇,一股奇異溫度似有生命,逐漸流入他的身體,心靈。

然探尋的手還未深進,經過壓制的柔和內力已將人震開,軒轅嘯月坐起身,抬起雙手將黑絨下的扣子一顆一顆慢慢系上。“抱歉,我有家室。小三你醉了,休息吧。”

三月初時只完全愣住,大腦一片空白,待感覺到對方動作,才真正明白。

系扣子時軒轅嘯月本不想抬頭,可最終他還是與那雙眼對視,沉默中他看到那兩點黑水晶從驚訝到迷茫,再到羞憤,最後是被黑髮覆蓋,再看不出什麼。
軒轅嘯月以為他會看到眼淚,但它們並沒有出現。

衣服系好,軒轅嘯月移開視線,“我走了,你好好睡吧。”

話說完時,一隻手按住手臂,軒轅嘯月回過頭。
那隻手只是停頓,無論前進或收回,皆無力完成。

“抱我睡……陪我……”

軒轅嘯月只能看到緊抿的唇,一點白色下似乎有血滴在漸漸融成。同樣無法再說什麼,心知道歉也只是讓對方更加屈辱,伸手將人抱在懷裏,唯兩字“睡吧”於冷香下飄散。


還未睜眼,一手便按上身旁的位置,待確定那裏空無一物,連溫度都是冰冷後,三月翻過身,將自己靜置一段時間,隨後拉開棉被下床,整理衣服,梳洗,一切齊備後走出房門。

“呦,出來啦。”

蘭微笑招呼,旁邊千影亦瞬間轉目。

“如何?”

三月走上前,“失敗了。”

“啥!?不是吧?怎麼會?”蘭驚訝到差點跳腳,而千影則是眉頭皺起。

“不用說了,準備出發。”拉上兜帽,三月快速行去。

三月一行到達之初城主便允諾派軍隊護送商隊,因此統軍柳霧被委以此任,但臨行前幾日軒轅靜雪以開闊眼界為由向父親請命,欲代柳霧而去。城主原不同意,然想到其子從未離開軒轅城,確實不足,最終還是答應。

起程前,蘭拿著貨物表做最後一次核對,千影則與軒轅靜雪確認危急時的應對之法,唯有三月閒下來,一個人牽著馬,默默站立,連城主偕同幹部們來送行他也不搭理。

餞行的話說完,各項核對也完成,眼看隊伍就要起程,軒轅嘯月最後一次望向黑色背影,一陣掙扎後終是來到隊伍前方,然對方察覺人走近,瞬間翻身上馬,按了按兜帽揚起手,一聲“起程”喊出,霎時人潮湧動車馬皆起,那自旁邊傳來的“一路平安”便消弭漫漫黃沙之中。




待續
終點 | 07:30:50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