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MZ,SZ]對不起,我愛你——章三
啊……不敢相信把章三整理出來了……

雖然比預計中的要晚很久很久……

嘛……也不是那麼久……

一切隨緣麽……隨緣啊……………………


-----------------------------------



章三


行駛在高山公路上,點上煙,Sanji努力整理腦中信息。

不管怎樣,可以肯定那個叫Zoro的男娼與Mihawk的關係絕不一般。上了就要被殺死,也不管對方身份為何,一方面體現Mihawk的絕對性,一方面便是他對Zoro的重視程度。但如果Mihawk喜歡他,那完全可以將其買回,又何必留在夜總會花大力氣保護?原因只能是兩個。

其一,此人有必須留在那的理由。是劍客,曾受重傷,關係不一般,那麼他不光取悅Mihawk,更有可能是執行任務,暗殺,套取情報之類,極好的掩飾。其二便是Mihawk本人就是那家店的幕後老闆,既是被包很久,也就是說Mihawk常到他那裏去,買不買下都無所謂。

不論哪種原因,這都是一次難得的機會!如果能利用他取得正面證據,再利用自己的身份和手中的案子通過本國向香港政府施壓,要扳倒鷹眼就有希望了!

幾乎要歡呼雀躍的Sanji才忘記他正被追殺,猛烈撞擊與巨大聲響便幫他回憶起了。

“Shit!”心下一驚的同時Sanji把住方向盤,穩住之後向外望去。然而不望不要緊,望過之後他只覺一股涼氣自背後直竄到腦門,身體連同神經皆是一陣發麻。透過窗戶和後視鏡,他可以清楚看到三輛黑色轎車正緊緊追趕,其中一輛已開到旁邊,想把自己推下懸崖。

“喂喂不是吧……”如此境地令Sanji意識到什麼扳倒不扳倒鷹眼那都是後話,達成一切的前提條件是他還活著,當然也包括再見到Zoro。

緊緊把住方向盤,深吸一口氣調整氣息,Sanji首先讓自己冷靜下來。長年經驗告訴他,越是這般情況越需鎮靜,切忌驚慌失了本該有的實力。

“哈,想跟老子玩,你們還嫩點!”

根據經驗,Sanji知道硬碰是肯定不行。來車是三輛為奇數,可見對方亦是經驗豐富。好在現在是清晨,正反方向都無車經過。

突然一個急刹車減速躲過旁邊的撞擊,隨之快速一轉靠近山體的反向車道,原本撞擊的那輛車便到了前面,抓住短暫機會,Sanji將車猛然左斜並瞬間加速,使自己的車行駛到前方車輛的一半,然後加大油門向右一擠,那車未幾做任何反應便滾輪山崖。

“哈!解決一個!”一個亮牙笑後,Sanji繼續透過反光鏡觀察後面那兩輪車的行動。老手就是老手,兩車司機見同伴失敗,明白目標非普通人,立即改變戰術,由原來的前後隊列變為並排行駛,並與Sanji的車保持一定距離。

“糟糕!”Sanji現在也明白對方實力了,車戰亦講究謀略,不同的隊形,不同的地理環境都對勝負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不愧是Mihawk的手下啊……”本想由後面的車補前面的車位,這樣便能故技重施或用別的方法,畢竟一對一比較有利。現在兩車並排,也就意味著夾攻,而暫時保持一定距離也就是意味著前面有攻點甚至埋伏。

果然,前方不遠處就有一個極陡的彎道,非常適合夾攻。

既然知道攻點,Sanji也就把車速減慢,並在左右車道來回擺動,以防後面的突然撞擊,畢竟對方也有可能使詐。

至接近彎道時,一個瞬間加速,進入彎道再瞬間減速,Sanji將車利用慣性向山體滑去。然而車剛提速,兩車便發現Sanji的意圖,在車開始減速並向山體滑去時,內向的車突然加速,堵住Sanji想要滑去的方向,且在雙方幾近接觸時猛然減速,把他硬生生堵在了外向車道。

Sanji心知不妙,想稍稍加速兜大圈甩掉左邊的車,誰知剛一提速他便感到後面被持續撞擊,向山體滑動的方向被一個車尾和車頭完美擋住,Sanji最不想的結果出現了——很快他就感到自己被兩股力量一齊向外拱。

兩頭都被堵住,無法提速加上又是彎道,這下想生還幾乎是不可能了。無力的笑了笑,Sanji回想他所經歷的種種,重要的回憶,重要的人,還有那片綠……
如果聽到自己的死訊他會是什麼表情?還是不屑一顧,毫無所謂吧……

然而當他要放棄時,迎面突然沖出一輛白色卡車,巨大聲響,強烈的震動……再然後……再然後……

“Zoro。”


意識漸漸回復,攤開的雙手努力動了動。

我還活著?奇跡?不,是那輛卡車救了自己。

還未睜眼,逐漸清醒的Sanji已經開始整理訊息。

卡車從內向車道開來,因是彎道司機不知道前方有車,短時間內也就不可能躲避,所以依照位置它會先撞上前面那輛車,同樣因為是彎道,那輛車被撞之後本該連同自己的車一併甩出去,但由於後面那輛車於彎道時的位置正好擋住了自己並起了卸力的作用,所以自己的車停了下來而相反的前面的車倒被擠了出去。

想清楚一切的Sanji睜開眼,扎眼白色隨之湧入,而一片白色中的一點可愛桔色便更為明顯。

Nami小姐?!

事實上,Sanji差點就驚呼出來。

“你醒了啊Sanji先生。”溫柔的問候,但在Sanji聽來卻頗為刺耳。

她也來了啊……

向聲源望去,果然,Robin小姐正微笑看著他。

“Robin小姐,你也來了?”有些不爽,雖然是美人,但畢竟是搶了自己女朋友的人,雖然她說自己對她只是依賴……

然而在Sanji還在思考其感情問題時,滿是繃帶的身體突然被一雙手抓起並不住搖晃。

“靠!Sanji你個混蛋!你這是又惹了哪條道兒上的了!?”

勉強抬頭,只見Nami小姐正如母夜叉般瞪著,好似要將自己生吞活剝。

“哎呀Nami小姐,才來香港沒幾天就學會黑話啦,不愧是……”

又是一陣猛搖,“你少廢話!說!”

“Nami小姐……車禍而已呀……我沒……”

“我去現場看過了,他們沒來得及處理車痕,你算成功一半。”

“啊?”

Sanji突然覺得很欣慰,不愧是三年的搭檔,即使什麼都不說也能夠瞭解。

話語再出時再無半點輕浮,“我昏迷多久了?什麼時候可以出院?上面態度如何?”

放下人,Nami重新坐下。

“你昏迷了兩天,一個月後可以出院。公告是車禍,恐怕有人壓下來了。上面對你沒有什麼表示,只是讓你好好休息,給了自由假期,本國也知道了,但還沒有回應。順便說下,你昏迷期間來了七波殺手,都讓Robin解決了。”

“謝謝你啊Robin小姐。”Sanji很是紳士的點了下頭。

“不用謝Sanji先生。”Robin依舊維持她的招牌微笑。

常籲一口氣,Nami嚴肅開口:“那麼,Sanji,說吧,到底你是惹了哪條道兒的了?”

被這麼嚴肅的一問,Sanji顯得有些迷糊,“哪條道?當然是……Mihawk了……”

仿佛病房內的溫度瞬間驟降,一時間Nami只覺得很冷,“你,你是指Mihawk本人?”

突然想起那片綠色,那張魅惑笑臉,Sanji慶倖他還活著,即意味著他還能見到那個人。但他沒有察覺此時心中那滿滿的感覺是幸福。“就是那個Mihawk,是本人啦,原因我不大方便說,不過似乎真是惹到了。不過……”

沒等Sanji說完,Nami突然起身,“Robin我們走。”

“那麼Sanji先生再見啦。”微笑招呼過後Robin跟在Nami後面向大門走去。

“啊?等等等等等!怎麼啦?你們為什麼這個反應?Nami小姐你為什麼走啊?”Sanji顯然對兩人的反應不解加不爽。

聽到這一長串問話,Nami回過頭,冷冷言道:“去找附近有沒有價格便宜,服務周到的棺材鋪。”說完便帶著Robin頭也不回的走了。


醫院走廊,兩位美女一前一後快速行走,引來不少豔羨的目光。

“怎麼突然這麼急躁了,Nami?”眼看身前之人越走越快,Robin試圖安慰。

“那個白癡!居然直接惹到Mihawh本人!那個被稱作鷹眼的傢伙……這下真的麻煩了Robin,被那雙眼睛盯上……”理解對方意思,Nami放慢腳步,卻仍是滿臉憂慮,“其實我也隱約察覺到這起車禍與Mihawk有關聯,只是我以為是比較硬派並常為他辦事的蘇記或和聯盛所為,絕沒有料到竟是Mihawk本人出的手!簡直太嚴重了……”眉頭緊皺,Nami依舊頭也不回的說著。

“確實,轉到上面後依然派殺手,且皆非泛泛之輩,Mihawk是想致Sanji先生於死地。”Robin亦收起笑容,“不管最關鍵的不是危險而是麻煩,如果真的是Mihawk本人出手,上面肯定會有所動作,這樣你們的工作就更難展開了。一旦他動用人脈,你和Sanji這種外來者也許會被遣送回國。當然,更有可能被殺。”

“事到如今也只有頂著壓力上了!”Nami突然轉身,堅定言道,“不過目前最優先的是保住Sanji的性命。”忽然,堅定面容帶上些許頑皮,“Robin,我需要你的幫助。”

溫柔微笑,Robin用手撫過因剛剛快速行走而滑落的桔色髮絲。

“我什麼時候拒絕過你?”




待續
对不起,我爱你 | 12:09:19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