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绍

三月

Author:三月
歡迎來到三月的小屋,本人乃霹靂海賊王雙修外加海納百川只會寫文的廢柴一隻,嚴重叔控,只懶不爬牆=3=

(霹靂布袋戲)
天命:殷末簫
本命:談無欲
野望:談殷
副命:龍大風叔襲滅魔君
牆頭:尹秋冷醉真田柳生幽溟

(海賊王One Piece)
雙本命:Zoro+Mihawk
CP:MZ+AllZ+AllM

其它:
火影:All我,卡伊
家教:All雲
銀魂:All土
驅魔:All亞
武俠:戚顧,All黃藥師
HP:AllS
犬夜叉:All殺
遊戲:玄紫,雲紫

感謝大家捧場~

殷末簫群:45489674
談無欲群:73451475
AllZ群:37224129

类别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链接
搜索栏

加为好友
[日月]原來愛你——章三
想不到啊,這篇好快……
果然一氣呵成是很重要的……

日月呀日月呀日月呀~~~

日月文好好哦~~~~~~~~~~


------------------------------------


章三


談無欲剛一下車,蹲在門口等待的牛牛就立刻跑過去搖尾低鳴,圍著主人連轉三圈撥弄衣擺舔舔手指。

“好啦好啦我回來了,給你買了好東西,等我收拾完給你吃,乖。”

牛牛小時候談無欲總是抱著它一起看書看電視之類,常抱著它,為這個白月沒少吃醋,當然白月長時間佔據主人懷抱時牛牛也會叼走拖鞋藏起來以示不滿。後來牛牛長大了,談無欲最多也只能摟摟它的脖子摸摸頭什麼的,倒也讓白月和牛牛和解,一個在懷裏一個在腳邊鄰里友好互不侵犯。

車後座堆滿了大包小包的東西,談無欲一次不能拿很多,所以只好分多次將它們搬到家裏。也許是走急了,才搬完一趟他的臉色便開始蒼白,呼吸也急促起來。

就在他想要放慢腳步時,一道人影突然閃至身前。

“我昨晚去了醫院,你究竟隱瞞了什麼?”嚴肅面容,質問語氣,來者正是素還真。

“素還真!?你怎麼?怎麼?你來這做什麼?”手中物品差點脫落,談無欲在驚訝同時不得不加力抱住東西,也使他的呼吸更加不順暢。“你知不知道這樣很不禮貌?”

“恐怕有比禮貌更重要的事情,你究竟為什麼去醫院?告訴我!”說著素還真更靠近一步。

“你既然知道了還問什麼。”迅速回身,談無欲走回屋將東西放下,再走回車庫拿東西,而對方則一直緊跟在後,“我去醫院詢問,但是醫院有規定不能洩露病人的資料。”

“這是我的事情你憑什麼過問,不要再說什麼故人什麼老朋友,別假了。”

“我要知道!你是得病或是什麼,難道這是你當初和我分手的原因?告訴我!”

“夠了!”在素還真提高音調後,談無欲猛然轉身,不顧手中紙袋落地,用他全部的力氣喊了回去。“我為什麼要告訴你?你對我而言什麼都不是!你以為你可以在完全斷絕關係的五年之後突然出現,說什麼好久不見?當初分手的原因你心裏清楚!我們之間沒有感情,沒有!我們為了屈從習慣而浪費了將近二十年的光陰,難道還不夠?!已經結束了!我們本該像平行線一樣永遠沒有交點!你為什麼要出現?為什麼?!你究竟要怎樣?我是死是活和你有什麼關係!?你走!我不想再看到你!走!!!”

近乎瘋狂的喊完,談無欲已經無法維持呼吸,他在素還真呆愣的表情下彎腰猛咳,並在幾秒鐘後失去意識,如櫻花飄落,輕飄飄的,遠離真實一般,暈倒在地。

“無欲!”

牛牛不停吼叫,但素還真聽不到。他聽到他喊出“無欲”,他不明白,已經整整五年,甚至更久沒有喊出的兩字,為何在脫口而出的刹那,竟是無比熟悉。而心中那份珍惜之情自何處來,又將到何處去?


緩緩睜開眼,便見一張圓潤臉龐瞬間擴大,掩去光明而又帶來光明,仿佛自己的世界只有這一人。想到此,談無欲不禁嘲諷苦笑。

“嘿……你醒了,感覺怎麼樣?”素還真壓低聲音的同時按下警報器通知醫生,“我想為之前的事道歉,我不該沖你喊。”

“我不是也沖你喊了,我記得我喊的還比你多比你猛呢。”環視房間,確定身在醫院後,談無欲便坦然許多。“算扯平吧。”

在素還真亦苦笑少時後,幾下敲門音響起,一名醫生走進房間,手中拿著一些表單,來到談無欲床前。

“李醫生。”談無欲撐住兩邊想要起身,素還真見了趕緊扶上,人才真正坐起。“想不到我們這麼快就又見面了。”

“談先生,記得我跟你說過你會有大概三到五次暈厥,到第三次我就不能再讓你出院了。”

談無欲點點頭,依然維持笑容。

“我們還在努力尋找心臟捐獻者,但是你知道……這真的是很難很難,我們絕不會放棄,所以談先生也千萬要保重自己。”

談無欲再次點頭,只是這一次的時間略久。“我還有多少時間?”

“這個……因為你的心臟突然加速衰竭,所以之前預測的時間已經失效。如果依照現在的情況,也許……也許一個月也許兩周。”

眼瞼緩緩閉合,更突顯柔和的細長睫毛,居然是倍加美麗的模樣。“嗯,我明白了。”

“我們在努力尋找。”

“我能回家等嗎?”

“如果有親屬陪伴的話,觀察一天就可以了。”

“必須讓他回來。”很僵硬的一句,自旁邊傳來。

“不行,絕對不行。他已經為我放棄太多了,這次融資至關重要,他為此準備了整整兩年。我不會告訴他。”談無欲輕輕說著,再無法將它們帶上力量,卻依然令聽者明白,這是無更改餘地的決定。

“談先生,如果沒有親屬的話,我還是建議你……”

“我會照顧他。”素還真打斷醫生的建議,茫然,機械的將句子說出。

醫生走了,房間一時安靜下來。

素還真站在談無欲旁邊,向下望去便看到脆弱脖頸,銀白流絲單薄伏貼著,沒有遮掩濕潤的細長睫毛,與一滴突兀滑落的眼淚。

“什麼時候發現的?”

“半年前。”

又是一陣沉默。

“你想喝點什麼,或者要什麼……”

“不……”手臂抬起,拉住了那垂下的手,只拉住一半,極微弱的力道,但確實是將它抓在手裏,“可以……暫時待在這裡嗎……”

素還真說了“當然”,其實那一瞬間他心中的答案是Anytime。

後來,談無欲講了很多關於照顧白月和牛牛的注意事項,素還真默默聽著,雙目始終注視交握的雙手,不願放開。




待續
原來愛你(完結) | 09:36:20 | 引用(0) | 留言(0)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